source:www.itdream.com.cn

   这是一个缺少标杆的时代,也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这个时候我反正不会想成败,不需要思考,就往前冲!别人标杆照亮了这个世界,你来干吗?对吧?那个时候你是孤独的,因为这个世界不因为你而精彩。

——贾伟

      

       最近,洛可可可谓喜事不断,先是正月过后,一百来票人呼啦啦的从西海边上搬进了北四环2000余平的新家,接着,成都、上海分公司也开幕在即,现在,洛可可又再度摘得两项红点大奖,于是对LKK的幕后大BOSS贾伟,甚是好奇。虽在不同场合总能碰见贾爷的“倩影”,但总归没近身交谈过,只是凭印象感觉贾爷不像设计师,倒很有上层社会名流的派头,经常一套裁剪合身的西装配一尘不染的白衬衫示人,架着PRADA的黑框眼镜,俨然成了洛可可的形象代言人,对这样一个有王公贵族气息的采访对象,我有些兴奋。

       于是驱车一路飞奔来到LKK新家的门口,纯黑色的方块建筑低调而不失气势,虽然还在进行最后的装修,但内部极简主义的风格以及落地窗外开阔的视野(窗下即是太阳宫公园),让人不敢相信北京居然还有这样的地界儿,贾爷眼光不俗。无奈来的不是时候,在等了两个小时之后,贾爷终于现身。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35岁的贾伟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一见面便语调轻扬的打招呼。和他交谈感觉他像个20几岁的小伙子,谈及理想、使命,感到未来一派光明;有时候又像个老人,有着一份耐得住寂寞的隐忍。

       2004年,贾伟创办洛可可工业设计公司,2006年他凭借双摇杆遥控器的仿生设计获得iF产品设计大奖,第二年,由他设计的炫彩指甲刀和微型心电测试仪摘得红点大奖,一个工业设计师所能赢得的荣耀,不过如此。后来,贾爷的心野了,他渐渐淡化了设计师的角色,站在管理的高度,招兵买马。三年前,魏巍被贾爷招进了LKK,三年后,魏巍带领的团队凭借帕金森患者用控制器赢得红点大奖。作为洛可可的首领,贾爷的魅力似乎不在言传,而在身教,“和老贾在一起工作,我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了解到更多的事情,看问题的角度也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魏巍这样向贾伟致以溢美之词。

       贾爷确实不简单,他对下属维系着一种富有人情味又黏稠的人际关系,下属将其视为精神领袖,萌生尊敬、钦佩、畏惧、超越等情感。他对公司,又贯彻着一种近乎理想主义的执着,决绝而顽固。

       如果说工业设计是一场圈地运动,贾伟和他的lKK无疑赶上了第一波,很难说是天性使然还是后天养成,贾伟对他的王国有一种近乎忠贞的使命感, “我希望我们能够挺起中国设计的脊梁,我希望每一位洛可可的设计师都拥有这样一种使命感,因为中国设计还没有摘掉copy的帽子,没有摘掉粗糙的帽子,而设计师一旦有了使命,便拥有了全部。”

       1个小时的交谈,贾伟的眼神始终闪烁着中年男子特有的温和与坚定,作为一群走在前面的人,他的理想让人激动,可以说老板贾伟的目标很伟大,这是一个理想缺失的年代,贾爷却深知其为何物并一路追随,当人有了信念便有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属于自己的设计。前路漫漫但并不久远,贾爷的每一步都是一个起点,也都是一次攀登。而这一步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预祝贾爷一马平川,开一代风气之先!

       现在就在新浪微博@贾爷 



 

CV与贾老板的对话:

CV:先问一下您对于这次获得红点奖有什么感受?虽然LKK已经都获了7次了。
贾伟:其实这次获得红点奖,我感觉挺微妙的,因为这次参加红点奖的整个过程,我实际上没有怎么参与,以前都是我亲自把关,这次则全权由团队负责,他们选出的一些方案,最后让我看了一下,我感觉有一个可能,就是现在的洛可可已经产生了一种渴望获得奖项的机制,以前是我在相对积极的主动的去争取国际的认可,而现在我没有太参与,但是一样能拿到这个奖,这个转变实际上是非常好的。

CV:我个人比较好奇您对这次获奖团队会有什么奖励?

贾伟:实际上我也在考虑是不是派团队去德国领奖感受一下,因为我记得我四五年前去德国领奖时候的感受,觉得挺自豪的,这种自豪是作为一名中国人站在世界面前的自豪。我希望能够给我的设计师一种自豪感,由个人上升到一种中国设计师的自豪。我们常说让我们共同挺起中国设计的脊梁,这实际上是洛可可的使命,我希望这个使命能通过我传达给每一个洛可可的设计师,然后再由每一个洛可可的设计师传达给爱设计的中国设计师。我希望洛可可是一个有使命感的公司,我希望真正的奖励是让每一个设计师拥有使命感,拥有一个中国设计师的使命感,因为中国设计现在还没有摘掉copy的帽子,还没有摘掉很粗糙的帽子,这个使命感一旦设计师拥有,他其实就拥有了全部。

CV:那么我想知道洛可可经常获得国际大奖,这是一种天时地利还是人和? 
 
贾伟:我觉得奖项作为一种荣誉,其实它汇聚的可能还是感情,是一群人的热爱,最最核心的还是一群热爱设计的,对设计执着的有着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一群设计师。

CV:能否请您对获奖团队做一个评价?
贾伟:帕金森患者用控制器这个项目主要是对一个特殊人群的关怀,所以我就选了一个很温和,并有这种关怀特质的女性设计师VIVI带领这个团队,事实证明,人选对了,据我所知VIVI他们对帕金森病人进行了长期的关注,他们走进了帕金森病人的生活,了解他们的病状和需求,当你真的发现你的设计能够帮助他们改变生活的时候,这种荣誉满足感是任何奖项都无法比拟的。

另外一个项目就比较有意思了,它和身体机能、运动以及卡洛里有关,这个项目关注的是健康,我就选了一个很有活力的,当时还是我们北京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现在已经变成深圳公司的总经理,又选对人了。这个项目意义在于它不仅是作为一个物联网的形态和终端的手机产生关系,而且还记录了人对身体机能的认识,包括每天的卡洛里摄取,而它炫彩的外壳,也表达了一种生命的丰富和多彩,像阳光照起来一样。另外这个项目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它更新了洛可可的创新供应链,我们渗入到这个产品的每一个环节,从最初的产品定位到消费者的研究,再到后期的模具监理,以及协助生产,给客户省了很多事儿。你会发现洛可可是围绕人在转的,我们的设计师会去理解不同状态下的人,去理解那些或欢喜或忧伤或烦恼或病痛中的每一个人。


CV:看到洛可可从今年年初就有很大的动作,是不是准备大刀阔斧的干点什么?
贾伟:对,洛可可今年的进程会非常精彩,今年21号我们的成都公司开业,我们打造了真正的中国设计师的上上生活这个主题,以强调中国设计师的设计主张,这是一个集文化、创意、产品,甚至说体验于一身的上上生活体验式空间,这个空间可供我们的设计师休闲,供客户休闲,甚是也可以供外面的设计师去体验,我希望洛可可能够从内往外延伸出我们的愿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目标,甚至我们的企业文化,因此上上体验馆会在成都建第一个体验馆,接着在北京我们做一个内部体验馆。另外下个月初洛可可将在上海成立上海公司。通过北、上、川三个点的布局,可以吸引更多中国最优秀的,对设计充满热爱,有文化的设计师,形成我们洛可可的家。

CV:那么对您心中这个愿景,有没有一个时间上的规划?
贾伟:我以前说过我想寻找一个一辈子做不完的事,我想我的愿望是要成为一家世界一流的创新公司,我认为在中国的这个环境下,任重道远,需要很多年,具体需要多少年我不知道,但是这思路我们已经明确了,从一个工业设计公司到一个设计公司,到一个综合性的设计公司,到一个有文化的创意产业公司,到一个最后以创新为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公司,这四步走,我们现在走到哪步了呢?我们现在走到第一步还没走完,第二步已经走了开始,第三步在探索,第四步在追求。

CV:下一个问题可能会比较尖锐,视觉中国10周年年会论坛的时候,我们邀请的嘉宾谢大欢先生觉得设计师最大的敌人是设计公司,因为设计师在设计公司里几乎是戴着镣铐跳舞,并且也丧失了议价能力,您作为设计公司的掌门人,您对这句话作何感想?
贾伟:我觉得设计师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既不是企业也不是设计公司也不是他的父母、妻子、恋人,而是自己,只有自己会阻碍创新,任何的机制都无法阻碍创新。任何设计公司的目标都是在追求创新,而里面的设计师就看他自己了,因为我觉得不能把自己呆的公司,或一个地方看成敌人,如果这样的话,你的敌人太小了,敌人永远是自己,你要不要超越自己,你要不要改变自己,你是改变世界还是改变自己?我觉得改变自己更大,改变世界更小。人如果改变了自己内心的世界,改变了对自己原本的认识化,你会发现你有巨大的创新能力,每个人都有创新的小宇宙和第六感。我不同意谢大欢的说法。

CV:有很工业设计出身的设计师,他们好像对现在的环境不是很满意,您能不能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他们一点建议?

贾伟:我觉得生在这个年代的工业设计师是很幸运的,因为现在一说起中国设计至少没有榜样,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无比好的机会,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机会。这是一个缺失信仰的时代,这是一个缺失灵感的时代,甚至说这是一个缺失使命的时代,每个人活着都不知道为了什么,都是为了那套房子?为了那辆车?我们的世界真的那么小吗?我们多可怜啊?

这个时代其实是一个能够成就英雄的时代,所以当他能聆听到自己使命呼唤的时候,我认为这个事情就不会再抱怨了,只会奋力向前,只会觉得自己创新不够,努力不够,时间太短,,因为前面就是光明大道,前面就是标杆,还需要思考吗?我认为不需要思考,我反正不会再思考成和败,就没有成败,就往前冲!当年唐僧取经,不管孙悟空怎么闹腾,不管多少人想吃唐僧肉,没有关系,就往前冲,因为他知道取到经立定就能成佛。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但是当最黑暗的时候自己内心光明的那盏灯是最重要的,而那盏灯是由内往外发的,别人标杆照亮了这个世界,你来干吗?对吧?那个时候你是孤独的,因为这个世界不因为你而精彩


source:www.itdrea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