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梦想设计 成就你的设计梦想

他们,都曾经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待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但无一例外的生长出一种异常倔强的“中工情节”,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沉淀而愈发浓烈:二号坑里的小书店和咖啡馆、墙上的藤蔓、一号坑墙面雕塑的铜锈...成了那一代人共同的美妙回忆。2011年10月开始,遗留在CBD最繁华地带的老工美与周围纸醉金迷的现代氛围,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拆除注定将成为这桩老楼最终的归宿,但当她真的被冰冷的机器推倒,只剩下一摊破旧瓦砾,有那么一群人耳中响起了挽歌,他们不舍、惋惜、遗憾、无奈...他们,现在无一例外的是这个行业最优秀的人物,他们,就是下面故事的主角。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老工美永不坍塌的灵魂——

相关阅读:

吴卓浩与老工美的故事

杭间与老工美的似水流年

曾辉与老工美的故事

曹阳,现任郑州轻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83年来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求学,在他心中,老工美是他的精神家园,当这个家园坍塌的时候,我听出了他的黯然神伤,以及心中无声的叹息。

视觉中国:您是老工美哪一届的?对她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

曹阳:我是1983年入学,学习工艺美术造型专业,毕业后来到郑州轻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工作。
   
记忆深刻的东西挺多,我记得大学生活四年开始的第一天,校园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很奇特,因为在我印象中大学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地方,但当我踏入校园,我发现这里很小(小)。随着一年一年的学习,我发现虽然校园很小没有大楼,但是有大师。我觉得一个人可以从学校的学术氛围中学到很多东西,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更令人受益。比如当时以吴冠中教授为代表的一大批卓越的大师,他们营造的学术氛围,以及他们在学生中所产生的力量是巨大的。可以说,我的母校学术氛围非常好,它的学术交流非常多,我们周末一天有三四场甚至是五场讲座,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直到现在我也认为办设计院校进行学术交流是不可获缺的,它的信息量往往比课程还要大。设计是一种跨度很广的交叉学科,所以也应比其他学科吸取更多的营养。

另外一件令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师生之间的情谊非常深,那时候一个班学生不像现在那么多,我们班还不到15个人,所以和老师的接触比较多,经常能在课上和课后之余得到老师的关照和帮助,也更能从老师身上学到很多宝贵的东西。

视觉中国:现在老工美已经开始全面的拆除,您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有何感受?

曹阳:和你通话之前我并不知道工美已经被拆了,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挺震惊的,我知道这也是不可抗没办法的。现在老工美周围都是高楼林立的商务中心,她在那里也不可能坚持太久。但还是挺惋惜的,毕竟对我们在那里学习和生活过得人来说,老工美就像一座精神家园,是我们记忆的载体,现在被拆除了挺遗憾的,就好像这种感情在某种程度上被割断了。

视觉中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工美的拆除是让位于房地产、让位于商业利益,或许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一种文化上的粗暴拆迁

曹阳: 如果换一个角度而不是从校友的角度,我觉得这是整个城市规划的问题,现在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点讨论为时已晚。

一个城市每天都会生长出新的记忆,我们过去经历的一切东西都再发生着改变, 现在拆除的做法只能说是因为外界强大的趋势,我们没有走另外一条城市规划的道路,而选择了走拆除铲平重建的道路。现在看来,现代化都市运作的这种趋势是挡不住的,只能如此,但我希望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条城市规划的道路。

视觉中国:那么在您看来,如果对这些有历史意义的文化建筑进行保护?

曹阳:我觉得首先应该保护抢救修缮而不是破坏。那些生存下来的建筑在历史上的某一时刻承载着非常光荣的记忆,这些都是应该加以保护的,我们可以通过设计师的聪明才智将古老的建筑和新的建筑相融合。以老工美为例,一直以来它就生活在这里,周围愈发的高楼林立而它显得格格不入并不是它的错,因为这本来就是它生活的环境,是我们让它变得突兀的,是我们把它变得不协调了,这是我们的错,是城市规划出了问题,责任并不在它。所以我们要思考,很多规划专业人员更要思考。

我相信肯定有更好的方案,这样粗暴的拆除好像是我们自己在把记忆毁掉, 说得严重一些我们毁掉的是文化,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希望通过教育令不管是什么专业的人同时具有人文素养,当有一天你有决策权的时候,要谨慎使用,这是我所希望的。
 
 

欢迎光临梦想设计 成就你的设计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