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www.itdream.com.cn

      编者按:李玉不爱别人称她是美女,她说,女人的可爱更真实。李玉从来不拍那些大红大紫的东西,她本能地在关注那些生活在当下,最真实可能也是最卑微的那些人和故事。细致的观察力加上对电影如火如荼的热情,还有一帮分工合作的好朋友助阵,就拍出了一部《观音山》,从国外拿了好多奖回来。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纪录片导演,李玉不是没走过弯路,可对于一个有担当且有智慧的女导演而言,她的电影之梦只有起点,没有尽头。

《观音山》导演、编剧 李玉

      李玉,山东人。16岁开始在地方电视台客串主持人,后辞职来到北京,加入东方时空的《生活空间》,开始拍摄纪录片。其纪录片作品《姐姐》、《守望》、《光荣与梦想》在国内获得各种大奖,并被国外纪录片大师津津乐道。2000年至今先后拍摄了《今年夏天》、《红颜》、《苹果》和《观音山》,每一部都做得掷地有声。
      心仪成都 让故事停靠在“观音山”
      《观音山》的创意最开始是源于好莱坞某个制片人的短片集,当时他要求我们写一个“艺术家遭遇车祸”的故事,但这事儿最后没谈妥,就这么搁置下来。之后不久就是汶川大地震,我和方励去灾区支援,后来听说北川县的宣传部长冯翔自杀,这些事情给我们的感触挺大的,这些感触最后都揉进《观音山》的剧本里了。

 《观音山》剧照

      为什么选在成都拍这个故事,这个问题我跟方励也讨论了很多。其实我拍纪录片那会儿就很喜欢成都这个城市,我觉得它是中国最骚包的一个城市,我坐出租车在成都的街头走,走一段就看到调查、追债,婚外情等很多业务的牌子,这里也许是中国私人侦探社最多的地方了。这个城市很有意思,表面上看是很安逸的地方,实际上暗流涌动。包括咱们在网上看一些视频,什么第三者的,捉奸的,他们拍完都会放到网上。
      跟成都待得越久,越能发现这里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包括这里的生活方式都是非常有趣的。我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城市,能让人兴奋。

      运用纪录片的影像风格和叙事手法
      以前我做过一段时间的纪录片导演,那段经历对我现在拍电影的风格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像这次《观音山》里,既有中年丧子的亲情缺失,也有年轻人之间的迷茫爱情。使用类似纪录片的影像风格,也许观众看了会觉得晕,但我觉得这是出于电影本身的表达需要。像《苹果》也是,这两个电影都要表现出一种躁动感,这种“摇晃“的方式恰恰是它们所需要的。

      《观音山》剧照
      除了这些,片子里还特别用到了大量火车上的镜头,唯一的目的也是想跟故事的主题相契合,因为它象征了一个人生的旅途。这个电影像一首诗一样,从第一次他们在火车上开始,电影前面全是很世俗的烦恼,每个人都有烦恼,连胖子都有烦恼,他的烦   恼就是他的胖,被人取笑,被人欺负。直到扒火车那场戏之后,观众会感觉到,每个人的心情开始变化,开始解脱,开始释放,我觉得火车上的戏份是很必要的一段,就像人生的旅途一样,会带着观众跟着电影的情绪一路往下走。
      道具上场 实拍张艾嘉逼真骇人割腕戏
      要说这部电影里比较难表现的地方,我印象最深的是张姐割脉那场戏。关于这场自杀的戏怎么表现,我们想了很长时间。我总觉得一个镜头下来太没劲了,自杀谁都会拍。能不能拍出这种效果,就是在割的过程中,血就出来这样子。我们剧组的服装做了一个仿真刀片,拍的时候让张姐手里头攥一根细管,一头有一个可以捏的东西,张姐一边割一边捏,让血顺着细管流出来。包括冰冰砸头那场戏,我们也是用的这种方法,砸完头后她得等一会儿,然后捏那个管子,血从头顶上滴下来。这些过程只能由演员自己来拿捏分寸,挺考验演员的能力的。

《观音山》剧照 

 

      不喊停的导演 给演员足够的表现空间
      身为导演,和演员之间的前期沟通很重要。在拍戏之前,我会不断跟演员们聊天,谈我想要的东西,包括电影观念。包括第一天开拍的时候我还在跟大家讲,这个电影导演是不喊停的,就是没有“停”,只有“被停”。什么叫被停?就是胶片用没了。第一天我们气场就很和,不过花费也很高,一天就用光了16本胶片。
      其实演员是很脆弱的,导演要让演员感觉到一种自信,而且一定要让演员感觉到,这种自信实际上是源于演员自身的能力,那导演想要的东西就能够得到。

《观音山》导演李玉

      所以,虽然这个拍法比较费胶片,但实际上还是一个节省时间的方法。《观音山》不加上休息的时间,拍了有40天,《苹果》36天就完成了。因为大家都调整到一个很真实的状态,怎么演就怎么对。偶尔需要再来一遍的时候,不是因为演员不对,是因为我们想换种方式再来一次,或者再换一种方式,再来一次。这样演员也很兴奋,每一条都是不一样的。
      即兴配乐和改戏 电影要比剧本更鲜活
      《观音山》使用的配乐是即兴创作的,作曲人的是阿巴斯的御用作曲,一个在法国居住的伊朗人。我们的工作方式就是他把钢琴搬到剪辑室,我给他看画面,他即兴弹东西。要是我们觉得好,他就写下来。
和配乐我一直不太喜欢创作完剧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电影是什么样的了。我的剧本只是一个基础,电影一定要比剧本好,比剧本鲜活,然后一定要有剧本里面没有的,写不出来的东西,才是最有趣的。

李玉给陈柏霖讲戏

 

      观音山》陈柏霖 方励

      《辞》:“大鱼缸”里拍MV让演员受尽折磨
      最后大家看到的冰冰演唱的主题曲《辞》,其实都是我们几个人临时鼓捣出来的,当时我们找了一个圆形的棚子,演员下水,池子侧面有一个平的玻璃,玻璃外面有几个机位,下面也是玻璃,那里也放一个机位,曾剑买了一个潜水罩水下去拍。大家能从MV里看到冰冰在水里唱歌,其实唱歌这个拍得挺难的,在水里根本听不到节奏,一张嘴就得喝几口水,只能说剪辑的时候,对上哪句算哪句。拍的时候只是觉得挺好玩的就拍了,但最后为了拍好这个MV,演员确实是吃了不少苦。

 《观音山》唯美海报

      用自由的信仰 拍出自由的电影
      拍完《观音山》后,很多人问我是不是信佛。我其实有信仰,但那个信仰是不是佛我觉得不重要。片子里冰冰饰演的南风很信仰爱,然后那个庙也是信仰的一种象征,它不一定非是佛教的东西。
      与其说这种自由的信仰和拍摄手法是因为我拍过纪录片,倒不如说是因为我这种自由的信仰而促使我去拍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的那些经历对我而言是一个震动,我总觉得这是最自由的一种表现方式,自由其实是电影的一种精神。
      这种自由做电影的状态,我觉得我在《观音山》里达到了。演员感觉得到,他如果不把心掏出来,就无法完成这个角色。我在摄像机后面看演员的时候,会感动,会兴奋,感觉我没有在演导演,不是在做电影,而是在拍真正的生活。我觉得这种感觉是最棒的。

《观音山》剧照

      关注当下 观众会从中看到诚意和沉思
      我特别关注现在这个时代,包括富士康跳楼事件这些。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要这样?我觉得不光是压力大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模仿,可是死亡这件事真的是可以模仿的吗?我想说生活的戏剧化远远超过电影,社会本身的黑色幽默,也远比电影丰富。但电影能带给人触动,帮助大家面对现实。如果观众的心智成熟,他哪怕受到了某个电影的冲击,也会反思,而不会盲从,更不会消磨观众反思和辨别电影的能力。相反,如果电影过于单调,只有主旋律一种色彩,就会磨灭观众对电影的爱。

      《观音山》范冰冰剧照
      我一直觉得,其实电影最大的贡献,不在于说你给了它一个好看的故事,或者给了它很出彩的娱乐性的东西,它作为一种影像载体,其最大的贡献在于,导演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摆很多问号给观众。我一直是为了不知道的问号而去拍电影,把很多问题扔给观众,然后让观众跟随电影一起来思考这些东西。
      如果我的电影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觉得就够了。人生不可能没有痛苦,而这种痛其实是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东西,痛并快乐是最有意思的,人要能享受那种痛,包括失恋的痛,被人误解的痛。尤其是当一个人走在时代前面时,才会被人误解。我觉得这些“痛”其实是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东西。

《观音山》网袜海报

      诚恳面对审查制度 在限定范围里自由表达
      对中国导演而言,审查制度暂时不能也不可能被取消。很多人老拿它当借口,说自己做不好电影是以为内受到了限制。但即使最后真的把电影审查放开了,政府每年拿很多钱来扶植中国电影,我们也不一定能取得多大的进步。
以前我觉得,电影是纯粹的王国,在这里只要有电影就好,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一个成熟或者说相对成熟的导演,应该学会在限制的环境里做到自由表达,需要内敛,需要将一些表达收起来,但又能让某些观众能够察觉。还是那句话,即便电影的审查制度全部取消,所有导演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很多人也未必就能做得好。

《观音山》扒火车戏份

 

      凭着本性去做电影 做真实的女性导演
      虽然我拍的电影都是以女性的精神困境为主题的,但我并不怎么赞同“新锐导演”、“新女性主义电影导演”这种头衔,我并不是有意要去拍女性题材,只是作为女人的我可能更擅长表达女性心理,凭着本性去做电影就是了。
      有人说在这个现实社会里,一个人一定要有一个固定的标签才有发展的方向。但这个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一直觉得,出不出名不重要,等到人死去的那一瞬间,这些名利并不是你所考虑的,那一瞬间想到的肯定是你最爱的人,你的生活,和你内心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不是别人给你的标签。

《观音山》剧照

      拍现实的电影 保持血液中最原始的冲动
      其实,拍完《观音山》后,我一直想好好休息一下。经常有人拿《观音山》去和《苹果》对比,确实这两部戏都是对现实的关照,对人和人之间,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的一个反射,但在风格上,《苹果》的戏剧化很强,《观音山》则更倾向于表现一种强烈而极端的情绪,可以说情感的穿透力很强。下一部戏我打算挑战一把悬疑片,现在正在跟方励讨论剧本,其他情报暂时保密。

《观音山》剧照

我小的时候是个挺令人心疼的丫头,总觉得回忆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可真当我拍起了电影,我才发现那些我自以为丢掉的那些东西都在我的电影里。原来有些东西,并不是我想丢就能丢的。我觉得是电影帮了我,它让我看到了我自己,也看到了有些东西在人的心里会扎下根,甚至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长成大树。

 《观音山》唯美水下海报

      电影之于我,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梦,我希望我能一直保持这种新鲜劲儿,保持原始血液里的冲动,拍更多现代中国的状态,和那些实实在在发生在身边的事,我要把当代人这种看不清社会的状态放在电影里,将现实赤裸裸地呈现,让观众去思考。

source:www.itdream.com.cn